首页 征服 下章
十六、乱之升华
岳母和芸被我一起伦后,她们在我的劝说和开导下,允许了这种令人心旷神怡的情,我们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趁着机会做了好几次,每一次都死,我发觉人沉在海里的时候,连狗都不如,极之态尽现,但那样也才能每一次都惊天动地的足。

 周末的一个下午,岳母到我家来,我正午睡。她和雨儿在客厅里聊了起来,其实我岳母是我约来的,我并没有睡。岳母和雨儿聊了很久,聊起了远去的坎坷岁月,和曾经拥有的童年快乐。说得雨儿抱住岳母,泪眼汪汪地直叫妈妈,妈妈我永远爱你。

 后来聊到岳父逝世,岳母说:“别人给我介绍,我不想让我女儿们还有个继父,我深爱着你的爸爸。”雨儿听了,伤感而动情地说:“妈妈,让你受累了,其实我也曾经想到过要帮你找个伴,但不知道你的想法,一直没有提。”

 “妈妈不想要。”岳母嘘了口气,说“虽然我很多时候很痛苦,但我只好忍着。”

 雨儿听了有点慌乱,忙问:“妈妈,你有什么痛苦你要告诉我们,我们一定会好好地爱你的。”岳母慈爱地摸了摸女儿的头发,说:“女儿啊,你不知道,因为你有个好的老公。妈一个人,女人的痛苦哇…那么多年…”说到这里,岳母忍不住哭了出来,我也感慨得嘘嘘不已,确实,一个人十多年来,也不容易,何况当年正值如狼似虎。

 雨儿明白了,把岳母抱得紧紧的,歉意地说:“妈妈,让你受累了。”雨儿忽然想到了什么:“妈妈,我想还是帮你找个伴吧。”岳母感动地说:“不用了,妈不喜欢为了生理的需要而让个老头子糟蹋,我们家这么和谐温暖,我知足了,生理上的痛苦,由它去吧。”

 雨儿不是不知道足的痛苦,前几天我借口‮体身‬不行,还找芸开了张条子,写不能有房事。雨儿一到晚上就翻来覆去地睡不着,末了痛苦得要抓狂。

 雨儿想了想,忽然说道:“妈,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你解除苦恼吗?”岳母茫然地摇了‮头摇‬。雨儿看着岳母的表情,心里充了苦恼,岳母凄凄地说:“真羡慕你有位特别好的老公,天天绕着你转,你姐夫虽然也情五月天但工作原因,你姐生理上也常常难以足。”雨儿脸红了,不好意思地说:“妈,你瞎说什么呀。”

 岳母继续说:“张一文人开朗,‮体身‬好,恋家,随和,工作又有前途。妈放心了,只是你你要注意好多男人多年以后都会变心,你要管住他的心啊。”雨儿越发不好意思了:“妈…知道了。”

 “哎,妈要能有这样的一个男人就好了。”岳母似是而非地说。

 “一文不是你的女婿嘛…”雨儿忽然想到了什么“妈…”

 看着女儿言又止,岳母故意问道:“什么呀。”雨儿忽然鼓足勇气,看着岳母平静地说:“我想让一文也成为你的男人。”

 岳母惊诧在那里,虽然那是她的愿望,虽然那也慢慢地进入她的意料,但女儿如此的反应,也确实让她措手不及。雨儿见了妈妈的惊呆状,忙说:“妈,我不忍心看着你痛苦,你养育了我那么多年,舍弃了很多东西,一文是个很懂女人的男人,不象姐夫,我想他会答应的。”看着岳母惊呆的表情,雨儿慌了,连忙抱住岳母“妈,妈”地叫个不停。

 “那可是伦啊,女儿,使不得…使不得…”岳母心烦意地说“我不能毁了你的幸福…”雨儿笑了:“妈,什么毁了我的幸福啊,我看一文平时对关心的,再说他那狼子野心样儿,我根本足不了他,我还怕他跑了呢。”

 岳母终于幽幽地说:“文儿他愿意吗?他可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啊…”雨儿也呆住了,是啊,丈夫愿意吗,那可是伦啊,自己的岳母呢,这世界哪有上了老婆又去上岳母的。我笑了,哈哈,我亲爱的老婆哪里知道,我不但早已经上了岳母,就边她的姐姐也早上过了。

 沉默了好久,好久。

 一切安静得可怕,连我在房里都感到特别紧张,冷汗直冒。忽然听到雨儿下了决心似的说:“妈,我看这样,趁一文睡着的时候,你睡上去,他醒后我再进来解释,然后我们一起说服他,他很尊敬你,也很爱我,他是个通情达理的人,我想会没事的。”

 这原本是我的计划,没想到老婆和我一样的聪明。

 时间过的真快,转眼就重了,我和老婆约了去姐姐家和岳母一起吃饭。进了屋,才知道姐夫回老家看老爸去了,玲玲住校也没回来。估计芸也加班不回来了。

 岳母说她去饭,我冲老婆说:“亲爱的,咱们一起做吧。”我顺手把空调开得大大的,拉着老婆进了厨房。老婆拿起菜就洗,我看着岳母俏瘦的身影,又看着老婆亮丽的容颜和标准的身材,不由感慨起来:“妈,你好美,生的女儿也是天作尤物啊…我好感激你。”

 老婆咯咯地笑了起来,冲着我抛了个媚眼:“麻不麻呀你。”岳母顺手摸了一下我的脸:“嘴皮呢你呀…”我也呵呵笑起来,神机一现地说:“我还就是要妈了…”说着就从后面抱住了岳母,早起的巴顶在她股后面,她一下子心神俱,转过头来媚笑着看我:“厨房呢…儿子…皮哪你…”老婆看了,手在她妈妈的脸上摸了几下,味地说:“妈,你好美,看我老公都等不及妈了呢…”

 我也顾不上岳母在做饭了,把她一抱,抬出了厨房,顺势就倒在客厅的拼木地板上,气:“妈…妈…”岳母嗯嗯地应着,手也胡乱地在我的头上摸。  m.iHBxS.cOm
上章 征服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