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征服 下章
十一、今晚我要陪你
暑假来了,老婆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,岳母也和往常一样,两个女儿同时照顾,不过我们这边来得多,因为玲玲暑假要补课住校,芸姐和越飞哥的工作质又不象我们那样清闲。假期初我被情飞涨的雨儿得软软的,她虽然很强,但不喜欢太和太花俏的,所以让我比较难,我觉得不大新鲜,总是想方设法和岳母剌一下。

 暑期有个县城发大水,市里面调医务人员下去搞防疫,而期间越飞哥去了北京出差,玲玲住校,芸姐就报名去了抗洪区。过了几天,越飞打电话回来说,芸姐她们工作任务完成了,都回来了,她因为在乡下,没赶到车,在县里多停了一个晚上,他还要两天才回来,没空去接她,要我开车去接一下。

 我本来要老婆和我一起去的,但老婆有同学过生日,去不了了,岳母说:你自己去吧,注意‮全安‬。明天早上早点把芸儿接回来,明天星期六呢,玲玲要回家,明天晚上都到这吃晚饭。我看着岳母,想把她抱起来,她指了指我和雨儿的房间,我才住手,依依不舍地驱着重庆长安去了县城。

 到了县城,芸姐还在十多公里的乡下,我想还是接她到城里来住一晚上吧,明天再回市里。我忽然想到芸柔细的身材和鼓鼓的,还有漫柔秀丽的面庞。一想着晚上,我算盘就来了。芸姐的性格我知道,只要一上手,威胁导两下,估计没什么问题。我们一家人平时也能开玩笑的,相处也很好,尤其越飞哥忙,芸常到我家里吃饭,我和两姐妹谈得很开,但顾着岳母和雨儿,我一直没有办法对芸下手。

 现代化通迅真方便,一到乡下,就用‮机手‬联系到了芸,她站在马路边上,风尘仆仆的样子,弱小的‮子身‬让人看起来有说不出的怜爱。我忽然想,那弱小的‮子身‬,细细的,抱起来该有多啊。想着想着我不坏坏地笑了。

 一路上我和芸不停地说笑,当然说的全是一些正当而有品味的事情,我知道不能出格,否则她会对我防备的,上手后才能对她胡作非为。进了城,我说芸姐,今晚上我就在这为老姐您先接风了。于是我们找个地方吃了饭,要了两瓶口山葡萄酒,芸不大能喝酒,但看我那样热情,就喝了半瓶,还一个劲地夸我会哄人,把他妹妹都哄到手了。呵呵,可惜她不知道其实这不算什么,我连她妈也哄上了呢。

 吃完后天都黑了,我们去了县城最好的宾馆,我去开了一间单人套房,里面是和卫生间,外面是厅的那种,我帮芸提着东西,芸住进去,问我你住的房在哪,我顺口报了个房号,顺手关上了门。

 芸看我没有出去的意思,也就不便拒绝,妹夫哪。

 我打开了电视,电视在卧室那边,调了一个文艺台,调大声音,把窗户和窗帘关好,芸打开行礼,看样子是取出东西要洗澡。我佯装着不在意,走到芸的身边,看着芸弱小的身材,比我矮一个头,我感觉能轻轻地把她给抱起来,想着想着我脸上不发热。

 芸好象注意到了什么,笑着问我:“你什么啦。”在以前要是对岳母非礼,打死我我也是最怕的,但要是对芸姐非礼,不给我胆我都敢,可能是她太可人太亲和的缘故吧,何况我不是很怕越飞,当然不能让他知道,不然后果很严重。我似笑非笑地对芸姐说:“姐,你好美。”说得连我自己脸都红了,但还是不肯罢休:“柔柳扶风,有点儿林黛玉的味道呢。”

 “哈…哈哈…”芸忍不住笑了起来“你小子丫真会哄,得了,别贫了,休息去吧。今天你开了一个下午车,也累了。”

 我犹疑了一下,灼灼地看着芸,芸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,正要转过脸去,我一把抓住她,一字一句地说:“芸,我爱你,今晚我要陪你。”

 芸听了我的话,怔住了,一会反应过来,挣脱我:“你胡说什么呀,去去去。”我不容分说一把抱住她,凑上去就吻了起来。慌乱中伸出手了我一个耳光,我一时顿住了,芸理了理头上的发,气呼呼地说:“张一文,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?我是雨的姐姐!”

 “我知道!”我吼了一声,马上软了下来,但仍然一字一句地说“姐,你听好了,今晚我就要睡你。”芸头好象晕了一下,可能是“睡你”这两个字太剌耳太穿情了吧,也可能是下的事情经历得太少。她冲开我想要跑,我眼疾手快,一把抓住她的手,就把她轻轻地拉了过来,脚顺便一蹬就把身后的门关上,然后两手抱住芸,让她不能动弹。

 芸‮子身‬很弱,挣扎了几下,就没再挣了,但内烈的她仍然气鼓鼓的,我知道现在劝也无用,哄也无益,只有上了再说。于是我凑上去,闻着她身上的女人香味,看着她细腻的皮肤,她常年在办公室,皮肤白得透明,可以看清里面的血管,双眼皮下的睫特别长,小嘴儿吹气如兰,看得我心都醉了,我轻轻地用热气吹了吹她的耳朵,她震了一下,我朝耳垂上便咬了下去,她啊了一声,立即淹没电视播出的音乐声中。

 我自然不会停留,一只手已经从衣服里面伸进去,冲过罩摸上了房,芸的房和岳母一样,也是软软的,柔弱若无,因为有罩撑着,所以不知道,我想越飞哥那如狼似虎的,估计芸姐的早被玩软了不起来。我双脚夹住了芸的双脚,另一只手已经解开她的带,伸进了她的‮体下‬,我忽然发觉芸的不多,象是一条线形的直入下去。但现在芸有反抗意志,我不便松手去看。

 芸挣扎着,气,愤怒地对我说:“你不怕越飞杀了你?你不怕雨儿恨透你?”我抱着她‮劲使‬地搦了几下,冲着她说:“你不怕丢人你可以告诉越飞,呵呵,至于雨儿,我正想着怎么让你和雨儿同时在上让我快活呢。”我想要芸在辱中被我慢慢地‮暴强‬和征服,不仅要‮暴强‬她的体,还有她的精神。

 “姐,不是有话说朋友,不客气,姨妹子,任我骑的话说法吗?”我极尽意地嘻嘻涎起脸皮着说“你是我越飞哥的女人,又是我的姨妹子,亲上亲呢…”还没说完我就在芸的脖子上啃了几口,留下深深的牙血印。

 芸全身象受了高电击似的,胡乱地颤了几下,她好象受了打击,好象是受不了雄的冲击,软了下来:“求求你放过我吧,我可是你老婆的姐姐啊…”我笑了笑,充感慨地说:“姐啊,你还真不会享受人间快乐,我想和姨妹子之间狂热地做,那是最刺感观的享受了…你就让我骑吧…”芸想不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,惊惶失措地看着我,我的手已经摸到了她的,她的居然是厚厚的,不长,但比岳母的厚多了。她的蒂好象也很大,没想到弱小的姨妹子居然有如此出色的‮物玩‬,我的心狂跳不已,烈愈浓。

 芸的反抗加剧了我的冲动,男人总是喜欢野的制服,芸弱弱的‮子身‬如果能哀求,或哭泣,我想我可能会心软而松手。而她是反抗,这更发了我的原始本能,爆地把她丢到上,然后很轻松地骑上她的肚子,她两脚折腾几下,就软了,不倔的性格仍然向我彰示她的抵抗和愤慨。看着她,摸着她的脸和,她一阵阵的恐慌的战战竞竞地袭来,让我感觉到又快活又剌。她穿着薄薄的淑女装,绿色的子已经松到脚踝上,只留下蓝色的透明三角感而情。我放开她,一手把她拉起来,抱住她:“芸,我爱你,今晚我要把你征服。用男人的雄。我会让你快乐地死去,如果你想死…”

 芸又一阵灵,依然倔犟地抱紧部。我突然一把抓住她的衣服,‮劲使‬一撕,薄薄的淑女装就被我撕掉了一大片,芸啊了一声,我已经拉开她的手,另一手熟练地解下她的衣,两个软绵绵的子顿时垂了下来。但并不空,而象是太沉而垂的样子。我叭哒了一下口水,故作惊讶地说:“姐,好漂亮的啊,可惜让越飞哥得垂下去了,不象雨儿那样的。”
 M.ihBxs.Com
上章 征服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