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征服 下章
五、按摩
进了屋,我拿出雨的一件粉红的睡衣给岳母:“妈,您洗个澡吧。您在大卫生间里洗,我在卧室的卫生间洗。”假装没注意到她有话要说,不等她回答,我就转身进房了,然后关上了房门。

 其实我没进去,而是从房门的门孔里看着岳母,我知道她想要内,但怎么可以呢,而且我特意拿了件粉红的睡衣。我看着岳母在那里呆了一呆,然后红着脸向卫生间走去。

 我两三下就洗完了。出来坐到沙发里,把电视打开,声音开得平比常大,开了空调后把窗帘全拉上了。一会,岳母也出来了,我一看她出来,心里头不闪了一下,哇,好美,粉红情的睡衣,红的脸,由于没有帮她取内衣,她的在睡衣里鼓鼓的,‮体下‬的倒三角似乎约约可见,两只小腿丰实而光润,头发用巾包起来,活一支老杏。

 今晚我一定要老杏出墙!心里不蠢蠢动。

 我假装没看她,而是拿起身边的吹风机,说:“妈,您坐着吹头发吧,我去拿些冷食。”然后到冰霜里倒了两杯草霉,放了一杯在茶几上。这时岳母已经开始吹头发了。

 “妈,今天累了吧,走了一天。”

 “嗯,还真有点累。”岳母应着说“今晚得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 “妈,我来帮你‮摩按‬吧。可以减减乏。不然两三天都会感觉疼。”不容她分说,我手已经搭了上去。可能是前向我帮她涂了一段时间的药吧,也可能是不方便拒绝我的真诚,她居然很自然地接受了。

 以前的‮摩按‬是伤口部位,这回可以全身,我默默地记着练武时学的位口诀,从肩膀开始,慢慢地用劲按了下去“嘘-------”一阵痛感的舒服让岳母忍不住呼出气来。

 我在她的肩上,按了好久,然后按到后脑,然后捶背。完后我轻轻抓起她的手,在臂上了起来,岳母此时已经吹完头发,因为舒服,慢慢地闭上眼睛,任我在她的手上游,我不时靠近她的腋处点磨一下,惹得她忍不住打灵,一起一伏。按到手掌的时候,我‮劲使‬地磨着她的指头,不时用上点力捏,每当她啊地要喊出来,我立即轻轻地用指甲刮她的手掌,她舒服得啊还没有喊出来,直吁气,坐在那里漾如海冲岸,一接着一,虽然她尽可能放得平缓,但还是经不住,喉咙打滚的声音让我感觉到她在咽口水。

 在她头细汗微出的时候,我移动到了头部。先按她的太阳,让她感到全身精神不再紧张,我知道要让她放松一下,才会对下面的紧张不会有太多的警惕,而且‮摩按‬要按正规途径来,不然她也会怀疑。从太阳出来后我轻轻地磨擦她的耳廓,她又发热起来,我从上面可以看到她房的上半部,红通通的,血管也变成了红色,慢慢地让下动着,好一张宫啊,我巴已经狂不已,出。我手没有停,移到感地带耳垂,,岳母呼吸急促起来,已经慢慢地抖动,幅度越来越大,我已经感觉到了她心跳的声音。然后我的手移动到眼部,帮她刮眼框,再轻轻地从脸滑向下巴,在下巴加点力气摩了摩好一会,最后用手指甲刮她的嘴,轻轻地刮过来,看到她的上跳,又轻轻地刮过去。

 如此一会,她鼻尖冒出细汗,偶尔发出一声细细的呻,两脚并胧,我知道可以‮摩按‬腿了,于是两掌相握,在她头上轻轻捶了一会,岳母在我如此翻之下,又平静下来,但表情复杂而羞涩。我佯装毫无异状,轻轻地对她说:“妈,您躺下来,我帮您按脚。”

 她僵在那里不动,我轻轻地扶着她躺在沙发上。

 从‮腿大‬按起,‮腿大‬是最感的,而且又按又摇的,不一会岳母又变样了,脸也慢慢地红起来,由于躺着,的起伏比刚才更加明显,我不时刺一下‮腿大‬内侧,淋巴集结处,每一次她都僵住,脚因受不了而不住地收屈,全身发抖。每当如此,我就去按小腿,由于隔着睡衣,我按得比较用力,让睡衣贴紧她的‮体身‬,这样的曲线就完全撑出来,而且‮腿大‬处的形状也慢慢地显现,经过了十多分钟的‮腿大‬刺以后,我发觉她的三角地带把睡衣住了,我知道那里肯定泛滥了,不心神怡巴一涨,差点出来,我连忙收住。我知道该让岳母再次清醒了,于是做起足底‮摩按‬来,对着位用指头猛顶,她痛得啊啊起来。我连忙说:“妈,足底‮摩按‬有点疼,但疼过后很舒服的,你忍着点,实在不行你告诉我啊。”

 岳母看着我头上点点滴滴的汗,感动而略有歉意地说:“儿子,没事的,你按吧,好舒服。”她的声音象是从喉咙里发出来一样,婉如被男人狂时发出的声。其实我的汗不仅是累的,也有紧张的,还有刺的。

 清醒过后,我说:“妈,最后是腹部了,你要注意配合我,特别在呼吸上。”岳母看着我头上的汗水,关心地说:“孩子 ,休息一下吧。”象是想起了什么似的,她问我:“你是不是经常去做这些啊,怎么那样熟悉手法?”

 我估计她会有这样一问,早准备好了,而且也不是骗她:“哪里啊,雨儿经常要我给她‮摩按‬,她做过,所以教我什么按呢。我最怕麻,做不得那些,雨儿掏我两下我都会受不了而大笑不止呢。”

 “呵呵,原来是那个鬼丫头,真能折腾人。”岳母对我的回答很满意,也很高兴“怕麻的人很疼老婆呢,小雨真幸福,只是让你委屈了。”

 “哪里呢,妈,我只要看到小雨快乐,什么我都愿意。”我边动情地说边把手慢慢地放到岳母的腹部,慢慢地挤起来“妈,我的时候你气,我松的时候,你放松。”岳母在我慢慢的挤和放松下,有规律地配合着,她闭着眼,仿佛一尊女神,略显苍老而充丰韵,我的手偶然摸接近房的地方,或是伸进沟的入口入,她全身轻轻地一阵畜,同时我不时地再度刺‮腿大‬的淋巴结,让她反映更大,呼吸急促而短暂,两眼半睁半闭的有点儿离。她的喉咙不停地口水,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得干燥。

 岳母已经变成干柴,而且对我防备之心也大减。

 我知道她需要肯定上来了,但心理需要可能一点都没有,所以得强制执行了,此时要不上,估计以后不可能有机会了。我狠狠地一咬牙,心意已决。

 我的一只手停在她心脏的位置上,慢慢地摩,她可能感觉我好象是要摩平她的心跳,实际的结果是让她心跳更加快,另一只手已经慢慢地移到‮腹小‬的下面,感觉到了的麻沙。

 我两手不停地‮摸抚‬了一阵,一只手悄悄地解开睡衣的带子,我心里面鼓鼓地跳,衣带一解,就等于不能犹豫了,一定要上了这个老女人!我的眼睛因充血而发红,象即将撕杀的勇士。解完衣带后,我的手完全摸上了她的部位并慢慢地摸和下移,另一只手已经摸上了房,她的脯急剧地跳动着。几度又烧又灭的大火此时现次极度旺盛,岳母已经暂时失去了理智,的狂也让她呻起来,我一只手不停地磨她,另一只手了自己的衣服和子,巴呼啦一下弹了出来,青筋暴涨!

 我用手轻轻地打开岳母的衣服,‮体身‬慢慢地靠近,巴对着她的‮腿大‬处,看着她的脸,心脏要爆炸似地跳个不停,但我看到她人的体,眼里火,毫不含糊地了下去…

 当巴碰到她的时候,岳母突然惊醒了,她惊恐万状,条件反地要弹开我,但我已经下去,右手紧紧地抱住了她的脖子,左手抓住她要掀我双手的中指和食指,往后搬在沙发的边靠上,看着她红通而惊恐的表情,眼里充血丝,男人原始的野顿时发。她下面早已经泛滥成灾,我巴很轻松地就穿了进去。

 哇,老女人的好紧,虽然水的,但好久没有被男人干了,加上紧张,所以收缩得很紧,夹得我差点忍不住要,我急忙两腿一并往下一用力,全身都住了岳母,此时她还没有反映过来,除了手,‮体身‬居然没有动!
 m.iHBxS.cOm
上章 征服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