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征服 下章
四、肉体的迭宏起伏
很快学校期末考试了,我老婆和其它县市的学校换监考要出去三天,这天刚好星期天,本想找越飞开车出去玩的,但越飞因警务昨天出差去广州了,芸姐也要上班。一般的情况下,越飞出差的时候,芸姐就要调班整天上班,越飞回来后就休假。这天刚好是玲玲过生日,于是我和岳母就带着玲玲开车去了市郊的万源湖玩。

 万源湖是我市最好的风景区,湖边是山和森林,湖里的水源众多,大都是溪,源源不绝,因此得名万源湖。

 我开着重庆长安,玲玲坐我边上,可能是我长得阳光的而又容易相处的缘故,成一家人后玲玲和我的关系特别好,对我感觉特别亲切,一路上不停地我问这问哪,我也开心,逗着她乐,岳母看着我们,也很开心,可能他觉得我这个女婿很随和博学多知,又懂得生活吧。玲玲十六岁了,长得特象苏有朋演的《依天屠龙记》里的小昭,我平时也称她为小昭,这样号久了居然也喊开了。小丫头十六岁,长得却水灵灵,又娇又媚,穿着粉红色的衬衫,浅绿色的休闲,红色的学生皮鞋,一束马尾如瀑,刚刚发育,直的,不大。

 我边逗着她笑,边体味着她的气息,不时瞟瞟她炫目的丽影,慢慢地不由想,这妞儿要能上手,准别有一番风情。不过我知道不能来,而且得从长计议,哪怕是三年五年后。要得先后面那位,虽然多年老井,但已经证明在本能方面容易剌的,且源头仍丰,然后,然后…我想起了柔柔细细的芸。

 我把车停在湖边的停车场上,就和岳母带着玲玲划船,烧烤,踩溪水,玩得不亦乐乎。玲玲玲珑的身材和娇丽的面容不时吸引着我的目光,而我却装着天真得毫无念,岳母则老成地看着我们玩。我也不时注意着她,本能地产生起幻想来,要能在这里刺她一下也情五月天想着想着,巴悄悄地硬了起来。

 到了十点多钟,夏天的太阳辣了起来。玲玲怕晒,吵着要去林里面玩。我灵机一动,就答应了,岳母自然哄着孙女。

 进了林里,我为了照顾岳母,走在最后,岳母年纪毕竟有点儿大了,走路不象我们那样又快又稳,而且林里刺多,东躲西闪的,岳母不时摇摇坠,我则不时扶住她,几次都碰到了她的,她不经意的灵让我感到快意。虽然年纪大了,但她的脸皮没有皱纹,也没有斑痕,真是徐娘虽老,风韵更浓啊,所以看起来仍然很舒服,特别那种一惊一乍的表情,如果没有玲玲,说不定我真地会把她在森林里,赤光光地得她熬熬叫。

 玲玲看我们太慢,一个劲地催,岳母见了,告诉我说:“文儿,我体力不行,就在这等你们吧,你和玲玲去,当心点,别让她胡来啊。明天考试呢。”

 我有点舍不得,但仍然很爽快地应了声,就冲了上去:“小昭,我看你往哪跑,看我杨逍不活捉了你!”玲玲乐得哈哈大笑,岳母听到我的话,也笑了:“唉,还那样顽皮。”然后大声说:“我在山下等你们,你们注意‮全安‬啊。”

 我追着玲玲往山上跑,林里本来比较,山路也没什么人走,所以特别滑,没想到要爬山,所以我穿着皮鞋,走得很踉跄,玲玲转过身来看冲着我指手划脚:“杨左使~~,你轻功不错啊,学起凌波微步来啦…哈哈。”得我哭笑不是。

 玲玲也高兴得太早了,笑得东倒西歪的,一不留神脚下一滑倒了下来,我脸一下子发白,看着她整个人直往前扑,脸上充惊恐之,我顾不了那么多,赶紧往上冲了几步,接住她,顺便侧着往边上草丛里一倒,股着实撞了一下。

 玲玲在我身上,惊恐未定地看着我,我们的脸贴得很近,她可以看到我疼得变样的脸,我可以感受到她呼出的气息和少女淡淡的幽香,若近若远地飘进我的鼻子里,让我慢慢地有点幻。她的贴在我的上,结实的小房顶着我,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感,她双手撑在我肩上,小女孩身高一米六一,‮身下‬正顶着我的巴上,虽然我没有,她仍然能感觉到那里是一鼓鼓的,因为贴得很紧。这样的场面让我巴慢慢地变硬起来,我忙若无其事地推开她的双肩让她起来:“小昭你吓死杨逍了,没摔着吧。”

 玲玲脸一下子红了,那种女人羞涩的红,垂下头说,没呢,叔叔,你伤哪了。

 “叔叔没事,咱们继续爬呀。”我朗地笑了。

 小姑娘也笑了,但笑得有点不大自然,我心里一漾:“山上哪门派的,竟敢使鬼计暗算我明教教主,明教光明左使杨逍来也!”

 转过头看着小丫头被我突然逗得花枝颤的样子,那结实的粉红快地蹦哒着,我心里忍不住感慨,好美的风光,胜过了胜过了脚下胜景的万源归湖,众绿聚水。

 想着刚才的那一瞬间,巴一松,我‮身下‬了。

 玲玲不在我老婆和岳母的学校,而是在实验中学,中午我们回到市里,在实验中学附近找了个酒店,要了间包房,玲玲的几个同学也来了。其实玲玲今天也吃得多了,女孩子又怕肥,她的同学也是,大家在包房里吃了蛋糕闹了一会就去学校了,明天要期末考试了呢。

 想到期末考试,我想到过两天都回来了,家里人一多,我可能就没有机会了,这几天一定要把岳母搞下来。

 看着桌的菜,还有那瓶只喝了一半的葡萄酒,我忽然来了灵感,笑着对岳母说:“妈,这丫头不吃,咱们自己吃,一天来了,您也没吃什么东西。”岳母说:“嗯,文儿,咱们自己吃,晚上回去就不饭了。”

 吃着吃着我借口方便出去了一会,去柜台买了粒药,这酒店我来过几回,市里几个贪官玩‮姐小‬的时候,就在柜台买药,我早知道了,只是秘而不宣而已。我把药粒掰了一小块下来,其余的放进袋子里。进了包厢,坐在岳母边上的椅子上,我倒了一杯酒给自己,然后倒了小半杯趁岳母不注意把药放了进去,递到岳母面前:“妈妈,来,今天玲玲生日,刚才您没得喝,我警你一杯,您不能喝酒,就喝这么点吧。”

 岳母滴酒不沾的,但刚才我的话让她不好拒绝,而且也只有小半杯,还是红酒,她几乎没有犹豫,就喝了下去。

 “妈,您不知道,喝点葡萄酒可以美容呢,您都五十几岁了,还保养这么好,再喝点酒,更有用了。”我甜甜的嘴吧让岳母脸一下子红霞潋起来“呵呵,你真会逗妈开心。”

 我连喝了两杯,岳母见了:“少喝点啊,别醉了。”

 “没事,妈,玲玲生日嘛,咱们家相处得这么无间,我开心着哪。”我眼诚挚地看着岳母“妈,都是您教得好,娶了雨,我感到好幸福,我一生一世,都会对她好,对您好,还有对芸姐他们好。”

 岳母知道我有点酒量,就是平时不喝,在家里只和越飞喝。所以她知道我没醉,说的话是真诚的,可能是音乐人容易感动吧,她地抹了一下眼睛,药已经开始起作用,她红着脸说:“文儿,你是个好孩子,小雨和你在一起,我放心了。这一生啊,我没有什么遗憾了。”

 我看着她的眼,关心地轻轻说:“妈,您怎么了。”

 她伸出手来摸我的脸:“没事,妈高兴哪。”我心里一热,看着她因为发热而脸红的妩媚,巴早起得翘翘的。任她在脸上轻轻地摸,我很冷静,刚才我药只放了一点,就是不能太刺她,否则会让她看破,而又不能在包厢里胡来。但又要让她有点感觉,不然回不方便引她的感觉。

 我们在里面说了一会‮子母‬亲情,我看到她有点不大自然地‮动扭‬着双脚,‮腿大‬处不停地轻轻磨擦,在她脯起伏渐大的时候,我倒了杯水给她:“妈,您真地喝不得酒啊,才那么点就脸红了,不过真地很好看,来,喝口水吧。”岳母接过水,仿佛清醒了不少,把水喝了下去,脸上还是止不住散发出的热气。

 我趁机喊‮姐小‬结帐,然后就登上了重庆长安。

 “文儿,你喝了酒,慢点开。”

 我慢慢地开着车,不时看着坐在边上的老美人,平静了不少,但脯的起伏仍然感觉得到。我想不能送她回去,于是说:“妈,这几天芸姐他们不在家,雨也出去了,我一个人住空的,您就住我那去吧,方便些。”因为经常住我们那,岳母不假思索就答应了。

 那药用得特少,作用不久就散了,进屋后,我感觉到岳母神情已经完全恢复,但她脸上的微热仍然去还留。  M.iHBxS.cOm
上章 征服 下章